越空狂龙 Demolition Man

资源:BD1280高清中英双字

类型:动作片 动作 科幻 犯罪 1993

云播放

  • 云播放

---- 暂无在线播放资源 ----

《越空狂龙 Demolition Man》剧情介绍

越空狂龙 Demolition Man影片剧照1

影片导演: Marco Brambilla

影片编剧: 丹尼尔·沃特斯 / Robert Reneau

影片主演: 西尔维斯特·史泰龙 / 韦斯利·斯奈普斯 / 桑德拉·布洛克 / 奈杰尔·霍桑 / 本杰明·布拉特

影片类型: 动作 / 科幻 / 犯罪

影片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影片语言: 英语

影片上映日期: 1993-10-07

影片片长: 115 分钟

影片又名: 超级战警 / 爆破人 / 毁灭者

影片IMDb链接: tt0106697

 

影片简介:

洛杉矶的“罪恶终结者”约翰(西尔维斯特?史泰龙 Sylvester Stallone 饰)因逮捕恶贯满盈的“铁凤凰”(韦斯利?斯奈普斯 Wesley Snipes 饰)时连带了30多人丧命,被判处了几十年的冰冻刑罚,而“铁凤凰”则被判无期冰冻。几十年过去了,约翰刑满获得解冻重回人间。此时人类的生活方式已和当年大不一样,为了令他尽快适应新社会,当局安排了一位女警的帮助了约翰。约翰的脑子里被植入了含有裁缝技能的记忆芯片,很明显当局想他当一名裁缝。                                    

然而,“铁凤凰”阴差阳错地也从冰冻中苏醒并逃出了监狱。更为可怕的是,他的脑里植入了毁灭者的记忆芯片。未来,人类已经不再使用枪、火箭炮等野蛮的武器了。“铁凤凰”在武器博物馆里搞到了一切装备后,开始大肆破坏……

越空狂龙 Demolition Man精彩剧照海报

越空狂龙 Demolition Man精彩剧照海报

越空狂龙 Demolition Man精彩剧照海报

越空狂龙 Demolition Man精彩剧照海报

影片幕后揭秘:

幕后制作


有趣的是这未来的洛杉矶,是一个法西斯的乌托邦,不仅消灭了犯罪,连脏话都不许说,性交只能用虚拟的方法。影片剧情没有任何值得称道之处,但处理还不错,有一定的幽默感。斯奈普的坏蛋比正角更出彩。


影片评论:

超级战警有趣的地方在于它虚构了一个假想的未来乌托邦,而这个政府在很多方面跟1984一样,是一个表面上光鲜但却极具集权色彩的政府,政府对人们的控制体现在诸多方面。 电影中未来政府下人们的自由受到极大的限制,但人们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反之却十分推崇政府。这种意识形态的形成与阿尔都塞的意识形态理论很契合,虽然除了警察局以外我们并没有在影片中看到军队、学校之类的“国家机器”,但实际上在影片中有一样东西成了新的“国家机器”,与其相比警局都只是一个摆设。真正管理人们的,构架人们生活经验的是片中各色的人工智能机器,这类机器无处不在,警车上,房间里,道路旁,让人们不要说脏话,让人们为自己的过错忏悔,给他们限定标准,建立一整套的社会标准,每当人们说脏话,旁边的机器就提示他,这也是一种“召唤”,受早已被植入的价值观影响,人们就会感到这不是他们自己想要的,感到惭愧或羞耻。电影里的史泰龙跟女警是少有的没有被植入意识形态的角色,所以他们对于这种“召唤”并不感冒,他们会被“召唤”但不会因此改变自己的定位,不同于其他人他们“我犯错了”这类想法。 不仅如此,这些机器与1984中的电幕一样,都在无形之中行使着一种“看的权力”,这正是福柯所提的“微观的权力”,权力无处不在,标准一致,而人们从一开始就是客体,被监视的一方,违反,会被警告,顺从,便会以“一个文明的人”这样的称呼来加以表彰。 政府给人们灌输各种意识形态后人们就会遵守他们制定的“游戏规则”,而这些“游戏规则”在片中也有很多,这些“规则”会反过来消弱人们本能,生理上的接受反过来让他们更乐意的接受这这些意识形态,如此循环,人们不但不会感受到被控制反倒会依赖于这些规则。这也是为什么局长在片尾惊慌失措,既有的“规则”消失了,但意识形态还未有来得及转变。那么让我们看看这些“规则”是如何从生理改变人们心理的。 脏话,脏话作为一种当人们愤怒或悲伤、痛苦时用来发泄自身情感的工具,它可以唤起我们的负面情绪,让我们变得激动,但在未来说脏话是被静止的,其实质目的是控制人们的感情,让人们极度的克制自己,这和中国古代的“三纲五常”倒是有些相像。作爱,片中人们有什么娱乐设施呢?好像只有那台奇怪的“作爱机器”了,与1984不同的在于这里并没有禁止作爱,而是换了种方式,享受性爱带来的快感是人类的一种本能,而禁止性爱或使其失去原本的刺激就能压制人类本性,那么为什么未来政府还会出产机器来解放人们的本性呢?让我们来借用一下法兰克福学派对现在工业文化的认识,法兰克福学派批判文化工业是伪升华,它不断的提供文化快感跟幸福承诺,用伪审美假升华来掩盖人性的压抑的真实,无限期地延长支付开出他们的快乐支票,在他们看来工业文化不是在纯化愿望,而是压抑愿望,同样的“作爱机器”给人们带来的快感也是工业化的,没有真实的接触,只有直接对大脑的刺激,这种快感只是虚假的满足了人们仅剩的本能,起到的是麻痹人们的作用,认为自己的欲望已经得到了满足。食物,“我喜欢去三流的餐厅,问自己‘我是该吃牛排或是红烧肋排’”,这是片中地下党首领弗兰德利的话,而在地上,餐厅只有必胜客,食物只有披萨,这和作爱的处理一样,这也同法兰克福学派对流行音乐的认识相像,人们的欲望以最简单的方式满足,食物生产标准化,种类伪个性化。 电影里的虚拟社会很有趣,而跳出来看,电影本身也很有意思。全片的女演员很少,能引起观众注意的大概只有三个,一是女主,二是错打了史泰龙电话的裸体女,三则是反派们开会时,一直围绕在他们身边的女郎们,但不论是何者,在本片中都无一例外的有衣着性感的片段。除女主外,另外两个女演员对全片的剧情几乎是毫无影响的,这种安排可能是针对观众多为男性的原因,女演员的性感成为了一种商品。片中女主一直都是以一个男主的崇拜者的形象崇拜,能力也差了男主一截,这点再片中也不断的被提出,两人前往市长家找反派时,男主拿着枪,而女主只是拿着棍,也就暗示了这一点。 从演员的选择看,让史泰龙来饰演这样一个硬汉角色乍一看是很适合的,但从电影的主题来看,全片剧情都在反抗一种集权主义,这样的集权政府是一种“严父式”的价值观,但本片实际上并不是在反对这种价值观,因为来打倒“严父”价值观的主角本身的符号象征也同为“严父”类,硬汉与女跟班的组合反倒是很符合“严父”式的价值观,本片最终还是以这种奥威尔式的语言向观众传输了一种“严父”式的价值观,就像女主尽管不再受局长的管教,却还是拜倒在了男主的脚下。


Copyright © 2019-2099 电影推荐网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