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让你脑洞大开的10部高智商烧脑电影

浏览: 

要说当下最流行的新电影类型,莫属“高智商烧脑”片子;和小伙伴们玩耍免不了要讨论一番智商问题,而这些绕来绕去、需要注意力和物理知识的烧脑电影也就成为影迷们最津津乐道的谈资。以下这些经典烧脑电影,足够开一个烧脑大学,10部电影10个系,瞧好了,智商不够赶紧充值去。

1.《彗星来的那一夜》:在错乱的时空中理清顺序

彗星来的那一夜剧照1.jpg

2013年,一部低成本制作在影迷之间传得人人皆知,“烧脑神片”的大名一时让人趋之若鹜。这就是由詹姆斯•沃德•布克特执导的《彗星来的那一夜》。影片的前半小时,看来平淡无奇,甚至平淡得让人昏昏欲睡。无非是几个朋友聚在一起,准备一同观看当晚将划过地球的彗星。然而,彗星的到来远不止留下一根夜空中的尾巴那么简单,当彗星划过之后,主人公们的生活也因此发生了改变。确切地说,是他们所在的时空发生了突变。按量子物理学的说法,就是彗星制造出了一个时空的奇点,并打造出了许多并行的时空。换言之,就是制造了无数个独立的镜像,但这些原本只可想象、无法接触的平行宇宙,突然之间就重叠在主人公们的周围,他们可以自由地互相串门。这种事发生了,主人公们理解起来当然得花一点功夫,不过在接受这个设定后,每个人物采取了不同的应对策略。有的觉得无力反抗,不如任由时空错乱着,继续过自己的日子;有的则乐在其中,来到隔壁的时空,把朋友的老婆睡了个遍;而有的人,比如我们的金发女主,觉得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必须有所行动。于是,她开始一个个杀死不同时空中的自己,这很像《宇宙追缉令》里的设定。只不过女主不可能像李连杰那样,每杀一个自己就升级。

总之,在大家伙折腾了一天之后,这彗星来的那一夜总算过去了。那一夜,她没有拒绝他;那一夜,他伤害了她……反正那一夜够乱的。当新的早晨如约而至时,错乱的时空似乎恢复了常态,但是否真的恢复了……我们也只能呵呵一笑,不再过问。虽然真相不明,但本片还是时空错乱系的教科书式作品,以女主为例,它告诉我们,错乱的时空中,我们往往将有幸和另一个(另一些)自己打照面,这个时候,只有“真正的自己”才能存活,所谓“真正的自己”,就是各方面更强大的自我。当然,展现强大的最好方式,就是杀光其余的自己。毕竟,如果时空恢复了,谋杀也就抹消了;如果没恢复,那么少一个自己,就少绕一个弯子,也就不用浪费一根荧光棒或再扔什么劳什子色子。毕竟,在错乱的时空中,自己和自己们抱团的情况很难出现。因为,凭什么我得听“我”的话呢?

彗星来的那一夜剧照2.jpg

《彗星来的那一夜》作为一部靠时空错乱噱头烧脑的电影,无论在情节设置上,还是在表现手法上,都可以说做得非常考究。首先,这类脑洞大开的作品,剧本不过硬,很容易就成了笑话。好在导演兼编剧的布克特利用了自己对量子物理学的兴趣和电影叙事法的专业,两厢结合,不论主线还是细节都经得起推敲,基本没有留下什么显而易见的bug。就算有一两处地方显得难以理解,导演也会让人物讲一段量子物理理论,把观众绕进另一个理论的迷宫,从而忘却了剧情上的瑕疵,这一招也算是有的放矢;而在表现手法上,《彗星来的那一夜》采取了手持摄影的方式,以此展现出一种伪记录的真实感。不过,虽然导演手持摄影的初衷是很好的,但这样一部本来就够烧脑的电影,还采取让人看着想吐的拍摄方式,难免造成身心的双重晕眩,最后的结果就是全片看完,观众扶着墙吐了个够。但不管怎么说,布克特是动了脑子的,诚意显而易见。此外,本片一经上映,不仅在影迷之中口耳相传,第24届哥谭独立电影奖年度突破导演奖和2014年阿姆斯特丹奇幻电影节黑郁金香奖等各类奖项也纷至沓来,可见口碑之好。如果说你是个量子物理学的爱好者,同时又是个不折不扣的烧脑电影粉丝,那么,《彗星来的那一夜》绝对会是不二的选择。

2.《记忆碎片》:拼凑记忆的碎片

记忆碎片剧照1.jpg

在“烧脑大学”,“记忆系”可以说是一个大系,在这个系里,充斥着各种把记忆颠来倒去,让人整不明白的线索。好比《记忆碎片》,几乎是所有“学生”必看的一部电影。在影片中,诺兰用他常用的手段,先铺一整片谜面,再于结尾处一口气揭开谜底,犹如摊煎饼一样,将烧脑子的酱汁一股脑地包在里头,让观众“吃”起来喷喷香。和所有记忆系的影片一样,《记忆碎片》的宗旨体现了该系的目标,一句话,就是让你越想记就越记不清。

《记忆碎片》的男主人公可谓非常悲摧,只有短时的记忆,不过人家还真有本事,放旁人抹脖子自杀了事的人生,他愣是用一张张便签挺了过来。这一张张便签也就成了诺兰编织的谜面,它们看似是一个个真实的历史,串联在一起,就能显示出男主角完整的人生。而实际上,这些都是障眼法,当你被这一张张便签带入局之后,似乎拥有了一段记得不是很清楚、但至少也算是记住了的记忆后,诺兰忽然揭开便签,我们在反面看到了截然不同的字迹,结果先前的记忆全部被推翻,而关于男主角老婆究竟被谁上了的真相,还是不得而知。甚至,我们都开始怀疑,男主人公到底有没有老婆?他老婆是被人强奸还是主动与他人出轨?当之前言之凿凿的证据被掀了个底朝天时,可信也就顺理成章化作怀疑,而这份怀疑也随之深植入男主的记忆中,一切也就犹如浓雾,再也难辨东西。事已至此,《记忆碎片》成为记忆系的标杆作品,也就无须多言了。诺兰以独特的碎片式的处理方法,将记忆的完整性和连贯性全部打破,虽然在叙事上也造成了割裂化的弊病,但带着悬疑而行进的主线成了碎片间的黏合剂,只要这份黏合剂仍然有效,碎片化的处理非但不会给整体减分,反而还会因此产生引人入胜的作用。同时,碎片化的处理混淆观众的视听,加强悬疑的浓度,也就完美地达到了烧光脑细胞的作用。如此一来,不仅主人公记不清,观众自个儿也记不清了,就算能狂按空格和左键,不断回顾之前的情节,却发现细究之下,反倒疑问越来越多,迷雾越编越散。好比主人公,拼上老命去记,结果只是竹篮打水,沦为旁人和记忆的笑柄。

记忆碎片剧照2.jpg

诺兰如今在影坛的地位,早已跃入“大神”的级别。不过,这如今看来金碧辉煌的地位也是人家一步一个脚印争取来的。而这征途的开端,还得从《记忆碎片》算起。诺兰根据弟弟的小说《死亡警告》拍摄了本片,拍摄过程总共只用了短短的25天。其实,这个时间看似极短,但对于拍摄并不复杂(很多地方,诺兰只需要一段拍两次即可),且对剧本早已烂熟于胸,所以,25天拍摄本片也是绰绰有余。

从《记忆碎片》开始,诺兰基本上奠定了自己的风格,以“烧脑”为主,穿插一些人文性质的元素,既带给观众视觉上的享受和大脑皮层的刺激,还附赠心灵上的关怀,可谓电影界“大保健”。也是从《记忆碎片》开始,诺兰的“烧脑电影”的叙事模式也有了既定的模式,即前面提到的谜面和谜底的分层结构。在新作《星际穿越》里,我们也看到了谜面大量铺陈,一下抖开包袱的剧情分配方式,虽然略有改变,但大致布局仍是如此。这也成了《记忆碎片》和诺兰其他“烧脑电影”大受欢迎的原因,说白了,观众乐意被骗,心甘情愿接受大出所料的结果,这是一种观众希望通过电影获得的娱乐效果,而诺兰给了他们,他们也就给了诺兰应有的地位。所以,无论从本身出发,还是以诺兰为参照系,《记忆碎片》都是一部重要而回路无穷的电影,绝对会带给我们不同凡响的观影体验,享受一把记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3.《太阳照常升起》:说一串让人听不懂的人话

太阳照常升起剧照1.jpg

在“烧脑大学”,“神叨系”是个有些神秘的系,那里的“学生”个个看起来都有些神经兮兮的。在那里,供奉着一座马龙•白兰度的雕像,为纪念他在《现代启示录》里那段划时代的“神叨”,不仅烧光了越南的丛林,还烧焦了观众的脑子,并为该系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姜文的《太阳照常升起》作为后来者,继承了“说人话,听不懂”的特色,用满篇的“神叨”绞尽了观众的脑汁。在四段式的叙事中,最能体现“神叨”特点的,当然是第一段“疯”,而“疯妈”显然是个典型人物。无论是在房顶上大声朗读“黄鹤一去不复返”的诗句,还是不断重复着“阿廖沙和喀秋莎”的名字,抑或后来跟猫说话、跟树交谈,都让人对她言语里的含义难以了解。如果真的把她当成疯子,事情倒也好办了,可“疯妈”并不是全疯的,她时而正常、时而疯狂,她的话也就不能被完全当作鬼话或疯话来看待,而是必须以“人话”的标准来衡量。这样一来,人话就必须听进耳朵,可要听进心里,却难以达成。原因只有一个,我们真的不知道她在说什么。除了第一段,在第二段里,如发情的母猫般总是展露媚态的陈冲也不时地说一些让人瘙痒难耐却又难以理解的话,什么“讨厌,才到中午”,没人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看她那副表情,似乎每一句话都能翻译成“约吗”;到第三段,姜文继续抛出了一个谜一样的字眼——天鹅绒。天鹅绒究竟在电影中代表着什么?对于人物而言又意味着什么?反正,我们看到的,是一场由天鹅绒引发的血案。或者说,是一场由“老婆的肚子”酿成的悲剧。总而言之,《太阳照常升起》里的人物并没有太多异常,场景和背景尽管炫目华丽,但也都没有跳脱现实的范畴,最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还是台词。这些台词就像打开神秘之门的钥匙,再弄清其含义之前,根本就进不去。可当我们想要把这些“神叨”真真切切地抓在手里时,却发现,抓不着。的确,他们说的都是人话,可作为在同一交流平台上的我们,却无法接收其确切的含义。于是,我们脑洞大开,姜文翻江倒海。

太阳照常升起剧照2.jpg

《太阳照常升起》是一部非常个人化的作品,姜文在展现出自己不可一世的才气之后,决定进一步升华自己的作品,于是,在本片中进行了许多尝试。换言之,《太阳照常升起》是最能体现姜文风格的影片,用一位影迷的话来说,就是“太阳照着姜文的模样升起”。从这一点出发,我们就能在影片中找到许多极具姜文风格的元素。首先,当然是对脚的迷恋,作为一个“恋足癖”,《太阳照常升起》展现出姜文对女性足脚疯狂的迷恋。无论是“疯妈”光脚走路,还是一双鞋的奇幻漂流,都是这一特征的体现;其次,是对魔幻现实主义的钟爰。在姜文的前两部作品中,我们都已经嗅到了魔幻现实主义的味道,而在《太阳照常升起》里,华丽的鹅卵石之路,铁道上诞生的婴儿,偷情用的林中小屋,甚至是微笑着吊死在水塔上的黄秋生,都体现出魔幻现实主义的味道,荒诞但不荒谬,叛道却非离经;最后,就是姜文本人对“神叨”的钟爱。犹记得《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古伦木!欧巴”的迷之台词还在耳边回响。到了《太阳照常升起》时,这样的“神叨”以几何级数增长的态势出现在影片中,暴涨了烧脑的热度。总之,本片处处体现着姜文的才气和野性,加之本身难以彻底解读的性质,为本片披上了一层迷幻的薄纱,让人五迷三道,乐此不疲。

4.《穆赫兰道》:梦的解析

穆赫兰道剧照1.jpg

解梦这事儿,古今中外,干的人真不少,能干出点名堂的也挺多。好比中国的周公,好比外国的弗洛伊德,不管是带点迷信色彩的象征手法,还是更深入潜意识的心理分析,他们都算是解梦界的标杆,都是“大大”。可是,光在纸上说着梦里乾坤似乎并不适合现代人的口味,于是,关于“梦的解析”的电影,也就应运而生。在这批电影里,自然不能不提及《穆赫兰道》。

由于是西方的电影,《穆赫兰道》解梦的手法自然偏向弗洛伊德的套路,但套用中国的古话,也非常恰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穆赫兰道》的方式是一劈为二,先来段迷糊梦境,让观众分不清南北;再来个现实补充,让我们玩一场梦里梦外的连线题,但如何对应,是否能够对应,并没有绝对正确的答案,一切都取决观众自己。这一点,正是“烧脑大学”解梦系的专业目标,将梦里的迷雾,与梦外的实体,分置两处,没有进行特定的匹配,而是把匹配权全部交给观众。你可以觉得房间里的丽塔•海华丝海报,代表着现实里女主人公竞演的失败;你也可以把黑面乞丐换算成现实中的某位过客,甚至将之看作没有特定实体的内心恐惧,亦无不可;至于那个打开的小盒子,你可以充分发挥想象,也能细致地一遍遍拉片,直至找出对应的事物。或者,你索性聪明一点,将打开盒子,看成睁开眼睛,代表着梦与现实的更替。反正,怎么连线完全是观众自个儿的事情,大卫•林奇所做的,只不过是将对应物铺满整个银幕。这种做法也是解梦系的惯常做法,毕竟,一本正经地分析梦与现实对于一部电影而言,是非常索然无味的,而且,观众也不需要这些,他们大可以买一本书好好钻研。电影所要做的,不是给人固定的理论,而是更多的可能,提供可能性,本身就是电影的一个特质。从这点出发,《穆赫兰道》与所有解梦系的烧脑电影,不仅拥有许多解读空间,也为我们对梦的理解,提供了无限可能。

穆赫兰道剧照2.jpg

长期以来大卫•林奇的《穆赫兰道》,都占据着“烧脑电影排行榜”的高分位置。其实,这部电影能够成片,并非易事。早年间,当林奇还在倒腾自己的《双峰》那会儿,《穆赫兰道》只不过是个构思。后来,等林奇闲下来了,决定将其拍成电视连续剧。电视剧眼看快拍成了,可管事的突然发话,这样的电视剧放出来,真的会有人看吗?于是,管事的决定把它拍成电影。这样一路折腾下来,林奇也恼了。“拍成电影可以,剪辑权得归我!”管事的同意了,其实管事的都偷着乐,“这种片,你让别人来剪,谁会啊?”就这样,《穆赫兰道》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样子。相比起电视剧版本,电影版通过林奇的修剪,并没有损伤太多情节的线索,反而一些累赘之处的砍去,提升了本片的迷幻成色,更有了梦境迷离的感觉。更关键的在于,林奇保留了自己的风格,那种让人不安却又沉醉的气质,于《穆赫兰道》中体现得最是淋漓。林奇独有的打光手法,让明暗对比呈现出幻觉的质感,这种半梦半真的感觉贯穿全片,难怪让人在大呼不懂的同时,又大呼过瘾。

5.《死亡幻觉》:看见什么,就不是什么

死亡幻觉剧照1.jpg

在说明为何《死亡幻觉》被归入幻象系之前,我们先将某位影迷对本片的解读贴一下:“看完《时间旅行的哲学》,一切都会慢慢地清晰,本片所要表达的主旨,简要地可以做如下解析:我们生活在危机四伏的原发宇宙中。由于某些不可知的原因,原发宇宙会偶尔偏离正常的时间轨道,走向注定毁灭的歧路——离线宇宙。离线宇宙出现的第一个信号是“圣物”的降临。为免于整个世界的覆灭,某个被“神之手”选中的“活体接受者”必须在离线宇宙的大限到来之前,将“圣物”送还原发宇宙。他周围的“被控体”将竭尽所能诱使他完成这一天降大任——“神圣调停”。在这之后,离线宇宙将准时关闭,原发宇宙则返回“歧路”的起点,继续沿原有方向运行。而包括“活体接受者”在内的一切“被控体”,都将不复记忆。”好了,请问谁看懂了?除了他自己,恐怕没有人。

与其让《死亡幻觉》在这样肆意的解读下被变形成一个畸变体,不如简单地以幻象系收编它。说白了,男主人公所有看到的都是幻象,不管是那只全世界最吓人的兔子,还是家人胸前不知名的流体,甚至是故事中发生的所有一切,女朋友的死亡,世界的毁灭,都是幻觉。这份幻觉的由来,可以是他死前一秒的灵光一现,也可能是白日梦的造物,总之,是幻觉。这也体现了“烧脑大学”幻象系的专业目标,看见什么,就不是什么。毕竟,观众们得想想,把导演展现给你看的东西照单全收,是件多么愚蠢的事啊!我们上过这种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能总犯这类错误。所以,只要了解到主人公看到的,和我们看到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时,一切也就迎刃而解了。当然,这并不影响健脑的作用,我们同样也能深入思考,燃烧大脑,只不过不用像前面那位仁兄这般煞费苦心,到头来,也没有知音。

死亡幻觉剧照2.jpg

《死亡幻觉》完全是一部游离在好莱坞体制之外的作品,甚至我们都觉得,以独立电影的眼光来看待它,都不见得符合其标准。这更像是影迷兼量子物理迷的导演理査德•凯利用电影拍成的量子物理学毕业论文。只不过,在本片中,我们没有看到枯燥乏味的理论系统,凯利将这些理论性的乏味玩意儿全部剥去,只留下影像表现出来的内容。

这也造就了本片烧脑的“燃点”,即这些建立在复杂科学理论基础上的推测,被导演直接以影像表现出了实体。换言之,我们看到的都是空中楼阁,都是巴比伦花园,非常绚烂美丽,却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不过,记住“看见什么,就不是什么”的目标后,我们也就不难理解导演这么做的用意了。《死亡幻觉》一经上映,获得了一大批影迷的推崇,口碑节节高升,在口耳相传之后,成了烧脑电影的一大精品。借着《死亡幻觉》的崛起,片中的男主角杰克•格拉恩哈尔也渐渐走入公众的视线。他与片中的姐姐(也是现实中的姐姐)玛吉,—同成为如今在好莱坞相当知名的影星姐弟。不得不说,《死亡幻觉》对二人的扶持,还是颇有功劳的。

6.《蝴蝶效应》:穿得云里雾里,越得超凡脱俗

蝴蝶效应剧照1.jpg

终于说到了“烧脑大学”的第一大系,在“穿越系”里,各色各样的时间把戏可谓五花八门,应有尽有,但真正能达到专业目标的却是屈指可数。在这寥寥的“优等生”里头,就有一位完美地体现了该系的要求,那就是《蝴蝶效应》。其实,仔细琢磨《蝴蝶效应》脱颖而出的原因实际上很简单,“时间穿越系”烧脑电影最关键的一点,就在于怎么穿越。既然穿越是不可避免的,那么方式就成了唯一能玩出花样的所在。看过太多穿越片的我们,见识过各种各样的方法,有的开着一辆酷炫的汽车,在过去与未来间畅游无阻(《回到未来》系列);有的则依靠在大脑上穿几根管子,通过意识不断回到过去,试图改变未来(《源代码》);有的更绝,在一间古董房里,集齐过去时代的各个物件,然后通过冥想让自己恍若身处在上个世纪的某个年代,然后就真的穿了(《时光倒流七十年》)。可这些和《蝴蝶效应》比起来,都是渣渣。

为什么这么说呢?那就让我们来看一下男主角伊万是怎么穿的吧。他打开自己的日记,随时随地,就能呼哧一下穿到日记中所记录的时间段,并能通过意识控制过去的自己,从而改变自己的将来。虽说他改变的结果就跟“蝴蝶效应”一样,牵一发而动全身,往往制造出更糟糕的结果。但不得不说,这种看书穿越的方式,当真是云里雾里,超凡脱俗,毫无科学依据,又不按常理出牌,不仅摆脱了理论对穿越的限制,还能够最大限度配合闪回闪进的拍摄手法,增加穿越的灵活性和戏剧性,让影片的趣味和烧脑指数更上一层。简单来说,《蝴蝶效应》就是穿越系的招牌作品,只因它对该系的专业目标有深刻的认识,并且漂亮地达到了要求。

蝴蝶效应剧照2.jpg

对于编剧出身的埃里克•布雷斯和J•麦凯伊•格鲁伯来说,《蝴蝶效应》是他们独立执导的第一部电影,构思影片就花去了他们六年的时间,直到2002年才终于开始拍摄。在拍摄手法上,为了表现伊万不断时间穿越而造成的现实更变,两位导演可谓用心良苦,对真实和虚拟现实采用了不同的色调。为了达到这种色调不一致的结果,他们可以说用了各种各样的胶片,柯达公司的所有胶片他们几乎都用了个遍。不仅是胶片式样,他们还尝试拍摄黑白电影,想从中获取些色调更变的灵感,结果发现效果不错,将之运用到了电影之中,并加入了以黑色电影和蓝调彩色在内的多种色彩感觉的表现形式。在摄影师方面,两位导演明白自己毕竟不是内行人,所以请来了著名摄影师马修•拉内蒂掌镜,保证了色调差异的展现以及镜头的流畅感。就最后的成片来看,《蝴蝶效应》的摄影令人印象深刻,尤其是伊万每每穿越之时,色调冷暖的反差以及镜头变得抖动和虚焦等手法都让人拍案叫绝。这样精雕细琢的手法,加上本身极富趣味的题材,让观众在伊万的时间穿梭之旅中不仅烧着了脑袋,同时也光耀了眼睛,怎么想,都很划得来。

7.《致命ID》:几个人格?不,是哪一个

致命ID剧照1.jpg

要数人格分裂系的名牌导师,当然得是希区柯克。他的《惊魂记》可以说是影史上最为经典的人格分裂电影,旅馆老板的双重人格不仅害死了女主角,上演了最为骇人的浴室杀人场景,还惊吓了一代观众,顺便也在结局揭晓之前,让人们绞尽了脑汁。为了延续希区柯克的辉煌,人格分裂系几十年来始终辛勤耕耘,优秀的接班者可谓大有人在,而《致命ID》则是此中翘楚,水准不凡。至于本片能够继承《惊魂记》精髓的原因,还是抓住了此类电影的关键,那就是分裂出多少个人格并不是关键,好比《惊魂记》里的区区两个,和《致命ID》里的茫茫近十个,本质上只是增加悬疑的程度而已,人格分裂系电影真正抓人的点,在于是哪一个造就了一连串的凶杀。这就和侦探电影如出一辙,嫌疑人不管有几个并不大紧,观众真正关心的是哪一个。而围绕着“哪一个”大做文章,则是导演必须花大功夫雕琢的所在,这番功夫花得怎样,直接决定了影片是否能推陈出新、夺人眼球。

《致命ID》就是在紧扣“哪一个”的基础上,设置了双重叙事环境,一个是疯子与医生对谈的现实环境,另一个则是疯子脑中多重人格互相残杀的虚拟环境。双重环境的设定不仅让“几个”更加具备戏剧冲突,情节环环相扣,也令“哪个”显得更为重要,也成为全片最响亮的包袱,于结局之处,赢得满堂喝彩。正是做到了这一点,才让《致命ID》拥有了与《惊魂记》比肩的实力。同时,也证明了一件事情,一部好的人格分裂电影,必须“保质保量”,而在此基础上,“质”永远比“量”更为重要。

致命ID剧照2.jpg

《致命ID》最早能吸引投资方,靠的就是突发奇想的剧本设定,不仅有人格分裂的烧脑质地,还有阿加莎•克里斯蒂般的凶杀悬疑。值得一说的是,本片的制片人凯西•康拉德和导演詹姆斯•曼高德是好菜坞有名的夫妻档。当康拉德读到《致命ID》的剧本时,完全被出色的设定所吸引,并第一时间举贤不避亲地想到了让自己的老公来执导本片。曼高德看了剧本后,对老婆大人说,“这么好的本子,你要是敢给别人,我们就离婚。”虽然是玩笑话,但却体现出《致命ID》的巨大吸引力。虽然本子很好,但要将之还原成一部出色的电影,却又是另一回事。本片拍摄的最大困难在于只有一个场景——汽车旅馆。有的影评人甚至将这间汽车旅馆解读为疯子的另一个人格,仔细想想,还真是有点道理,否则,为什么是汽车旅馆呢?为了拍好这部只有一个场景的电影,演员的群戏相当关键,这也就意味着,必须请来一批演技不凡的演员。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堪称全明星的演员阵容:约翰•库萨克、雷•里奥塔、阿曼达•皮特、克丽•杜瓦尔、阿尔弗莱德•莫里纳等演员悉数加盟本片。而面对这么多大牌,曼高德采取的方法是“将他们扔进一个狭小的‘瓶子’里,看他们如何互相作用。”这种“无为而治”的导演手段相当高明,激活了演员间的火花,也保证了表演的质量。群戏水准一高,自然就活络了情节,剩下的,就是成为一代烧脑经典。

8.《恐怖游轮》:在死循环里活下去

恐怖游轮剧照1.jpg

循环系本来是时空错乱系里的一个分支,但后来,这个系里的作品越来越多,其内容也与时空错乱的关系渐渐架空,于是,也就独立成系,还发展出了自身的分支。循环系的分支共有两种,一是“有限循环”,俗称为“活循环”,即影片构建的循环系统是一个有始有终的体系,主人公在其中尽管饱受折磨,但还算是有熬到头的那一天。或者说,有确实可行的办法,结束这种循环的窘境,从而逃出生天,《立方体》系列就是“活循环”的代表作品。人们在一个个斗室里穿梭,最终通过坐标重制等一系列牛逼闪闪的方法,逃出了这个类似魔方大厦的可怖空间;而另一条分支,则是“无限循环”,即我们常说的“死循环”,《恐怖游轮》当然就是近年来“死循环”系的佳作。女主人公和一群人在游轮中陷入了无止境的杀戮,不过女主角胸大又有脑,想出各种法子,妄图结束这场恐怖的海上之旅,可结果仍然是镜花水月,鸣呼奈何。说白了,“死循环”是导演和编剧故意设置的陷阱,就让观众和主人公在看到希望之时,又将希望抹杀,把“死循环”的无情境遇抛到我们眼前。而主人公所要做的,就是在其中活下去,绝对不能死去,因为如果“小白鼠”死了,“实验”也就没有意义了。《恐怖游轮》正是抓住了这一“死循环”的要素,让主人公在永无止境的地狱里永远独行,在带给人绝望观感的同时,也让人费尽心思替主角思考逃亡的可能。当然,最终的结果就和影片表现的一样,只是又一次的开始,和再一次的结束。

恐怖游轮剧照2.jpg

《恐怖游轮》的导演克里斯托弗•史密斯本身就是个心理学爱好者,他自己也给本片进行了官方的解释。不过,对于史密斯的解释,我们就不进行复述了,毕竟导演的说法还是有很多人会买账的,可一旦买账了,本片的趣味也就戛然而止了。烧脑电影的终结并不在影片结束之时,而是观众停止思考的时候,所以,永远没有答案对一部烧脑电影而言,比什么都重要,当然比导演更重要。但不论导演自爆答案的说法是否愚蠢,史密斯在拍摄本片时,还是用尽了心思。他借用希腊神话中的“西西弗斯”的传说,将无止镜的概念搬入电影之中。同时,以惊悚的类型情节代入影片,为戏剧冲突增添了张力。同时,史密斯还是个神秘主义者,所以,他才会将一系列迷幻的元素放到影片里,这些个人的爱好为观众提供了另一些解读的可能。就上映后的反响来看,千奇百怪的解读版本和“《闪灵》加《土拨鼠之日》”的评价,都是对史密斯工作最好的肯定。除了对剧情的无限兴趣外,给观众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还要属片中的那艘游轮。为拍摄游轮上的场景,剧组自费搭建了半艘游轮作为背景。可惜的是,当全片杀青之后,游轮由于占地面积过大,不得不被拆除。不过,对于在游轮上发生的一切,都已经随着这部2009年的话题之作一同载入了影史,也印入了观众的脑海。每每回忆起来,都将是燃烧不尽的烧脑神片。

9.《致命魔术》:我不只是“我”

致命魔术剧照1.jpg

关于克隆系的电影,只要智商比迈克尔•贝高的导演都知道,“克隆”这个点必须在电影结尾处才能揭晓,否则全片的唯一的“燃点”,过早暴露,也就完全没有了烧脑的感觉。当然,对于爱炸弹胜过爱生命的“炸弹宝贝”而言,我们也只能尊重他的选择,毕竟《逃出克隆岛》怎么看都不能算是一部烧脑电影。相反,诺兰的《致命魔术》则很好地遵从了这一要求,也因此在烧脑指数上突破天际,在结局揭晓之前,任凭我们怎么左思右想,也得不出一个合理的结果。按照魔术的三个步骤,诺兰将之对应入情节的编排上,把“克隆”的事实作为最后的包袱。甭管克隆的方法多么离经叛道,至少当诺兰搬出“克隆”的说法后,我们很难找到别的解释途径来为这一整块的谜团圆场,恍然大悟之后,也深觉诺兰大神说得很有道理。

而对于克隆系电影来说,另一个关键点则在于,对本体与克隆体之间关系的处理,简而言之,最好的方法就是像《致命魔术》那样,营造出“我不只是我”的概念。以片中两个主角为例,我们需要的是像贝尔这样拥有迥然不同的主观意识的两个存在,这种区别通过爱慕女性的差异得到了很好的体现;而观众不想看到的,则是休•杰克曼这样,把“克隆体”当作纯粹的牺牲品,没有展现出每一个“我”的不同特质的方式。因为后者减少了多样性,也就减少了戏剧冲突,减少了烧脑的点,当然也就没有了最后揭晓谜底后的惊讶。当然,数量上的优势还是能带来不小的震撼,但对于一部烧脑电影,而非史诗电影来说,出乎意料远比场面更重要,“我不只是我”也远比“看啊,好多个我”更有意义。毕竟后者的奇观,我们早在《傀儡人生》中就见识过了。

致命魔术剧照2.jpg

“诺兰出品,必属精品”似乎已成了近年来影坛的金科玉律,实际上,这样的说法并没有太大的问题。毕竟,以《致命魔术》为例,我们完全有理由对诺兰的每一部影片翘首以待。本片依旧是诺兰与其弟弟乔纳森合作的电影,当诺兰看中克里斯多弗•皮瑞斯特的同名原著小说后,将大致的构思告诉了弟弟。而乔纳森则整整花去了18个月的时间,进行剧本的改编。功夫不负有心人,诺兰对弟弟的剧本很是满意,尤其是对魔术三步骤的情节套用大加赞赏。剧本搞定之后,本片的成功就已经基本奠定了一半。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用标准的诺兰式拍摄手法,对谜面和谜底进行合理的分配。与《记忆碎片》相似,最终的谜底彻底撬开了谜面,也让观众大开了眼界。其中,对谜面的耐心铺陈可谓至关重要,而在揭晓答案时,凌厉的闪回剪辑彰显出诺兰娴熟的功力,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让观众看得一愣一愣的,在不明所以间又“大彻大悟”,好似坐了一回过山车。此外,诺兰的御用演员阵容照旧强大,老爷子迈克尔•凯恩加上双男主贝尔和“休叔”,以及“大花瓶”斯嘉丽,可谓应有尽有,“满汉全席”,既保证了表演的质量,也让观众在耗损脑细胞的同时,保养了眼睛。

10.《禁闭岛》:神马?一切就用脑洞解释

禁闭岛剧照1.jpg

谁会想到黑帮大师马丁•斯科塞斯也会到“烧脑大学”当个客串讲师,拍了部惊悚题材的《禁闭岛》。或许,多数人都会觉得,这下“老马”要栽了吧,好端端的西西里黑帮不去拍,硬要捣鼓一部有关妄想狂的电影,这不没事找事吗?结果,大师就是大师,瘦死的“马”也要比骆驼大,《禁闭岛》一经上映,反响极佳。尤其在新一代影迷眼中俨然“烧脑神作”,关于本片的另类解读层出不穷,有些甚至是“老马”自己想都没想过的版本。

暂且不说对《禁闭岛》存在多少种解读方式,先说“老马”为啥能拍好惊悚题材加妄想狂人物的《禁闭岛》。其实,原因还是在于他抓住了“妄想系”的专业目标,说得夸张一点,就是要抱着全片99%的部分都得让观众“白看”的意志进行拍摄,再用最后的1%让观众觉得值回票价。换言之,正片,从最后一分钟开始。这样的目标看起来荒诞无稽,其实是建立在妄想系电影的内容特质上的。毕竟,既然“妄想”才是最关键的卖点,那么自然要跟“克隆”一样,放在最后揭晓。而“妄想”揭露的方式不可能和“克隆”一样,因为不管你怎么克隆或克隆多少个,克隆依旧是不可争辩的事实,是存在的;但“妄想”呢,我们就得呵呵了,“妄想”意味着之前的描写是不存在的,是不真实的,而只有最后揭晓的现实才是真的。这种手法在妄想系电影的历史中屡见不鲜,不管是“老袓宗”《卡里家里博士的小屋》,还是后来拿到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美丽心灵》,都是秉着专业目标,有板有眼地进行着实践。像《卡里家里博士的小屋》这样的厉害角色,还能玩出“双重妄想”的花招,当然,这种招数“老马”就不必用了,因为在他精心设计的情芳之下,一次“妄想”就够观众们受的了。本片的每一处细节到后来都成了反转的蛛丝马迹,也就是说,“老马”打一开始就在为最后的反转做着准备。如此缜密的心思,加上严守着妄想系的标准,想出错都是难事。另外,别忘了“老马”的大师功底,拍出《禁闭岛》这样的佳作也就不是难事了。

禁闭岛剧照2.jpg

《禁闭岛》是斯科塞斯和菜昂纳多合作的第四部电影,在决定甶斯科塞斯执导本片之前,制片方原先的人选是大卫•芬奇和布拉德•彼特。毕竟,这种悬疑题材的电影,是个制片人都应该第一时间想到芬奇。不过,芬奇和彼特那会儿正忙着《返老还童》,也就把这个好本子让给了老骥伏枥的斯科塞斯。斯科塞斯既然接手本片,当然也就把小李拉进了剧组。男一号确定之后,男二号的人选就成了问题。斯科塞斯考虑过小罗伯特•唐尼,但小李加唐尼的组合,估计会让许多女观众根本无心在意影片的剧情。考虑到这是一部“烧脑电影”,剧情还是很重要的,斯科塞斯也就转而选择了颜值上稍微低一点的马克•鲁法洛。当然,谁也想不到他后来成了复联里的绿巨人,和唐尼还凑了个“科学二人组”的佳话。这些幕后的花絮与影片本身的剧情两厢结合,自然也就提升了全片的魅力。对一部电影来说,银幕内外都是它的一部分,对一部烧脑电影而言,就更是如此了。

最新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