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让品味永不过时:最时尚的30部电影(一)

浏览: 

一.《蒂芙尼的早餐》: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蒂芙尼的早餐.jpg

当奥黛丽·赫本在《蒂芙尼的早餐》中穿着纪梵希为其量身定制的小黑裙,带着黑色的长手套和珍珠项链,挽着高高的发髻,戴着雷朋墨镜出现在蒂芙尼专卖店巨大的橱窗外时,这一幕就成为了电影史上电影与时尚结合最完美的瞬间。

片中的oversize男朋友男衬衣,橘红色双排扣立领A字型大衣,和腰间系大蝴蝶结的米色修身薄风衣皆是经典手笔,赫本曾对纪梵希说:“你的衣服给予了我电影应有的美感和生命,当我穿上你设计的衣服时,我就能进入角色的生命中。”纪梵希为赫本在《龙凤配》、《午后之爱》等片中设计的戏服,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时尚与电影、风潮与明星一直以来都是在互相成就着彼此。

两人的相遇十分有趣,一个是不符合当时审美潮流、在梦露式肉欲性感主导的五十年代并不讨巧的赫本,高挑的O号身材和纯真气质都属于异数;另一个是初出茅庐,影响力寥寥的纪梵希,在迪奥“New Look”风潮引领时尚界的光辉岁月中,顶着二战后“巴黎三杰”之一巴伦夏加的得意门生头衔,却有点似生不逢时。两人如命中注定般相遇,电影史上在没有一对明星与设计师的牵连如同奥黛丽·赫本和纪梵希一般,超越了时尚与电影,对审美的体验有着高度一致,碰撞的火花产生了无数经典,私人交情更是逾越四十年,如同知己。

实际上,他们之间的默契是男人和女人都渴望达到的,赫本对美的理解并不是一种添加,而是一种对自己的发现和接受。当她明白了自己的身材特点后,她就尽力保持它的本来面目,为此而骄傲,而不是去掩藏什么。纪梵希也有同样的认知:设计应当是设计师对生活理解的延续。

在对设计师的选择上,赫本是罕见的寻求与自己穿着理解甚至内在价值观相似的明星,不论是为她设计服装的纪梵希,还是设计鞋子的菲拉格慕。

从假装的优雅回到真实的平凡,赫本穿着牛仔裤、菲拉格慕的浅口鞋坐在窗台深情弹唱《月亮河》,这一篇不仅在影迷中深入人心,也让浅口平底芭蕾鞋成为时尚经典,历久不衰。赫本原想从冰箱中找一瓶牛奶,拿到的居然是一双平底芭蕾鞋。在赫本的一系列电影中,经典造型就是高领着头衫,紧身九分裤,配上一双菲拉格慕的浅口鞋。长期的合作之下,菲拉格慕甚至为赫本开了一个专属的鞋楦头,就命名为奥黛丽。赫本出生平凡却有着几乎天赐的好品味,坚持让自己穿着舒适,优雅中不乏随意,有点老派绅士的意味。她开创的时尚之风使她穿着迥异于当时好莱坞流行,是为自己而穿。正因如此,她所树立的风格才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二.《欲望号街车》:永不落伍的T恤

欲望号街车.jpg

随着1951年《欲望号街车》的公映,马龙·白兰度身穿的白色T恤在全美掀起了一阵流行旋风,颠覆了以往电影中的男性形象,把传统流行品味中那种循规蹈矩、威武庄严的英伦绅士风度打得片甲不留,取而代之的是T恤衫和牛仔裤。20世纪五十年代正值美国文化配合好莱坞进军世界的时代,无形中促成了T恤风潮的国际性蔓延。

威廉·特拉维拉为该片设计服装,梦露在《七年之痒》中的白色露肩裙就是出自他手。而在这部电影中,费雯·丽的白色露肩低胸丝绸缀地连衣裙和马龙·白兰度的简单白T恤形成鲜明对比,威廉通过服装的对比传递人物的内心情感,强调布兰奇这只残破的蝴蝶和斯坦利这只凶猛的野兽之间的对立。白色代表布兰奇渴望找回失去的纯真,她偶尔也会穿上颜色鲜艳的衣服,威廉以此暗示她心中强烈的情感和欲望。而斯坦利这个性情粗暴的蓝领工人,曾是工程兵的军士长,强悍而充满欲望,和浪漫美丽的布兰奇属于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欧阳应霁曾如此描绘说:“年轻力壮的马龙?白兰度一生肌肉,白T恤裹身,胸口有明显的汗渍,一如压郁不住的南方的潮湿的夜。”

早在17世纪,美国马里兰州卸茶叶的码头工人就已经穿上短袖衬衣,人们把“Tea”简而言之为“T”,这种衬衫便被称为T-Shirt即T恤衫。它原是干粗体力活的工人们的内衣,二战期间才正式命名为短袖衣服,作为海军制服。

马龙·白兰度在这部电影中赋予T恤真正的精神,虽朴实无华却野性十足,再加上牛仔裤和黑色皮夹克,这种对传统礼节、上流品位的极度藐视和摒弃的叛逆英雄形象深入人心。白色T恤成为欧美青年必不可少的休闲上装,遍布全球。白兰度在白色T恤外面简单搭一件休闲上装,也成为历史上无法泯灭的流行符号,延续至今依然被东西方追逐潮流的青年所偏爱。

T恤是大众文化的,也是时代开放度的最好试纸,已经没有人把它视为低档和乏味的服装。正因如此,《ELLE》曾预言,“T恤将成为服装最基本的款式,将军装一样永不落伍。”尤其是白色T恤,维多利亚、贝克汉姆、林赛·罗翰、玛利亚·凯莉都把它作为生活必备,乔治·阿玛尼则说:“我每天起床第一件穿上的是白T恤,每天夜里最后一件脱下的也是白T恤。”由此可以看出,白色T恤是多么的流行,但不要忘记,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欲望号街车》。

三.《放大》:摇摆伦敦

放大.jpg

以记录片出道的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一直有点时代情结,1966年他离开意大利,在英国用《放大》记录下“摇摆伦敦”时期的盛行风貌。这部由意大利导演拍摄的英语片最终在英美两地都受到了极大的欢迎,人们在《放大》中看到了离自己无比贴近的典型的六十年代生活,那个“摇摆的伦敦”——性解放、享乐至上、青春迷茫、漠不关心、以及嬉皮士文化。

《放大》开头那一车怪异的头戴黑白格帽子的年轻人,之后形形色色在镜头前搔首弄姿的模特,他们的服装造型,现在看起来都非常经典:厚厚的刘海、黑白条纹、A型迷女裙、中跟尖头鞋、彩色长袜。人们今天常说的复古,六十年代占领了很大比例,这些当时被看做是现代主义的元素至今仍不时回潮。

“摇摆伦敦”的核心人物是三位摄影师,大卫·贝利、泰伦斯·多诺万与布莱恩·达菲,被称为“摇摆伦敦黑暗三人组”,他们彻底改变了1960年代的时尚摄影面貌。影片的主角马斯就是以大卫·贝利和泰伦斯·多诺万为原型设计的,安东尼奥尼还考虑过直接请大卫·贝利来演,可惜未能如愿。

“摇摆伦敦”的缪斯女神简·诗琳普顿被奉为“洛丽塔”风格的鼻祖。她的时尚生涯充满了戏剧性——“男人都爱她,女性都学她”。在她最当红的时期,几乎所有时尚杂志封面都充斥着她的身影,她被称为“最美的人”、“最有名的模特”、“最高价值的模特”,参演过电影,还开过古董店及酒店。然而比起模特事业,她的感情生活更加备受瞩目,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与摄影师大卫·贝利的恋情,诗琳普顿是他的终极缪斯。

《放大》的海报是摄影师骑在女模特身上拍摄的画面,那个模特名叫薇露西卡,跟简·诗琳普顿和崔姬一样,也是“摇摆伦敦”时期最具代表的超模。还有一位被安东尼奥尼选中的“摇摆女孩”简·铂金,只在《放大》中跑了个龙套,谁也没有预料这个尚未出名的牙缝妹会成为1970年代的法国文化符号。《放大》使她得到了与赛日·甘斯布演对手戏的机会,甘斯布怂恿铂金拍摄了大量出位的时尚照片,她与碧姬·芭铎纠缠的裸照频繁出现在各种杂志、海报上。她不仅引领了独特的叛逆帅气、贵族气质的预科生风格,连著名的爱马仕铂金包都是以她的名字命名的。

安东尼奥尼有着绝佳的时尚品味,除了在选角上颇具功力,他还邀请曾获奥斯卡提名的设计师Jocelyn Rickards为本片打造了各种摩登造型,用来突显男主角身为时尚摄影师的故事生活,浓缩了波普艺术巅峰时期的摩登精髓。

四.《后窗》:职场女性“衣橱宝典”

后窗.jpg

《后窗》的服装设计师伊迪斯·海德回忆,希区柯克为凯莉设计服装及其谨慎,当他把剧本交给海德时,已经在剧本里注明了女主角的每一套服装,并对各种不同的颜色和样式给出了详细说明。在希区柯克和海德的共同努力下,我们最终看到了凯莉那令人迷醉的六套服装——从睡衣到晚礼服,从牛仔裤到职场套装,白领女性日常生活的所有服装需求一应俱全,这也是《后窗》成为“衣橱宝典”的重要原因。

凯莉还未出场时,通过斯图尔特与护士的对话便知道,她是一位漂亮、高雅、成熟的美人。当她出场后相信所有的人都没有对这个美人失望,一袭黑白相称的晚装连身裙,黑色的大V低胸包肩短袖修身上衣,露出了她性感的锁骨、修长的脖颈,随着她转身开灯的动作,原来后背与前胸是堆成的V型挖空,两侧肩胛骨多构成的蝶形区域展现在眼前。白色纱质裙摆自腰部蓬起长及脚踝上方,腰部束着窄细的黑色漆皮腰带,加上黑白两色的对比,使得腰部看起来更加纤细,同时白色裙摆在腰间还装饰有羽毛状黑色花纹,与裙摆的蓬起给人一种翩翩起舞时炫目的遐想。凯莉在斯图尔特面前优雅地为这套裙子做了展示,在两人的对话中娓娓道出这裙子来自法国,价格是1100美元,当天就卖出了12件。可能海德与希区柯克都觉得应该感谢一下迪奥的“New Look”给了他们设计灵感,所以为这条裙子特别给予了这段戏份。

第二、三出场的凯莉,都穿着便服。值得一提的是,那套淡绿色套裙,因为希区柯克将这套服装改进后,又用在了《群鸟》女主角蒂比·海德琳身上。最令人惊艳的是,当凯莉脱下外套,内搭白色交领收紧腰部的衬衣是裸背设计,衬衣与长窄裙的搭配干净、简洁、硬朗,同时暗藏了转身后的性感。凯莉用一只小皮箱装来了她的睡裙与拖鞋,她换上睡衣后,一个高贵雍容的形象再次印证出她出生富足。后来凯莉回忆这场戏时说,希区柯克把海德找来,悄悄对她说:“瞧,胸部有点不太好,我们得往里面塞点什么。”希区柯克很绅士,不想让凯莉为难,只好私下找海德商量。而凯莉却不同意放东西进去,因为她就是真实的她,她不需要垫胸。海德只好将睡裙拉高一点,在胸部周围做出修整,凯莉也尽量挺胸站直。当她走出更衣室回到拍摄现场时,希区柯克大量着她,对海德说:“看,效果的确不同!”

成功抓到凶犯后,两条腿都打着石膏的斯图尔特在窗旁进入甜蜜的梦乡,镜头扫过凯莉时,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舒适的平底便鞋,裤腿挽至小腿的单宁牛仔裤,扎在裤子内的红色休闲男士衬衣。生活中得凯莉时非常喜欢围巾与墨镜的,或许是她本人的主意,这次她用一条红色长巾代替腰带,将20世纪40年代开始的、来自摩托车文化的丹宁风潮天上了一抹女性色彩。这身与之前气质完全不同的服装,一方面悄悄传递出男女主角的关系已获得了巨大进步,另一方面当凯莉拿起时尚杂志时,我们知道欢喜冤家的争斗还没结束,内在固执的反叛并未被驯服。

五.《罗马假日》:让丰乳肥臀变得过时

罗马假日.jpg

1952年,奥黛丽·赫本被威廉·惠勒慧眼发掘,主演了她的第一部电影《罗马假日》,凭借深入人心的公主形象,赫本不仅赢得了一生中唯一的奥斯卡影后,而且从此以清新质朴的公主形象驻留在世人心间。

在《罗马假日》中,由伊迪斯·海德威赫本设计服装造型,赢得了奥斯卡最佳黑白片服装设计奖,而安妮公主浏览罗马城时所传的白衬衫和大摆裙为初登大银幕的赫本赢得了全世界的赞美。这条大摆裙是一套由双排扣的短夹克好斜带圆摆裙组成的套装。在电影中,公主只穿了裙子陪衬衫。身居皇宫里的安妮公主虽然衣着白色华丽宫装、头戴钻石王冠,但这位貌似深谙世故的公主,却厌倦皇家生活的机械和繁缛,对宫墙外的寻常巷陌充满了幻想。她脱下了中规中矩的礼服,偷跑出宫,为了掩饰身份,换了一身简朴衣裙在街头打盹。安妮公主的造型中处处体现着设计的细致和考究,无论是高贵优雅、珠光宝气的公主,还是戴着方巾、穿着平底罗马鞋的邻家少女,造型都给予了完美诠释。即使是一件睡袍,也有着显而易见的差异,从白色蘑菇花边的乖乖少女睡裙,到在乔的家中一身男士衣裤式睡衣,再到返回宫后一袭暗色印花长袍,岁时应和着安妮心理上的变化,叛逆收敛过后的隐忍和从容更显成熟。

一战后的美国社会,乐观主义盛行,经历蓬勃发展,女性意识开始觉醒。许多女性摆脱固有观念,接受大学教育,寻求经济独立,实现心中梦想和追求自我价值。赫本的形象正可谓应运而生,她骨子里既有欧洲人的优雅,又有美国人的活力,既有战争过滤后的成熟,又有孩子般的天真清纯,,再加上与生俱来的时尚品味,很快便建立起美学的新标准。从简·罗素式的蓬松卷发、紧身胸衣、拖地长裙、华贵装饰和高跟鞋的素服中解放出来,将女性从对身体近乎自虐般的自我预设中解放出来,树立了现代女性的全新形象。片中她那颇具男性风格的长袖衬衫代表着女性内心的叛逆情绪,蕴含着要求两性社会平等的理念,合体宽松的长裙因方便简洁而深受具有独立精神女性的喜爱。而她的“赫本头”也标新立异,顿时掀起一阵“赫本热”的时尚风潮。《纽约时报》曾报道:“一见到《罗马假日》里奥黛丽·赫本的代办,几乎有一半的年轻女孩不再把内衣填得满满的,也不再蹒跚地踩着像钻孔椎般细的高跟鞋走路。一夜之间,街上的每个人几乎都剪了赫本头。”一位美国记者回忆,“大家学着她走路、说话的样子,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看起来像奥黛丽·赫本,这股模仿热潮持续发烧长达十年之久。”其实赫本引领的风潮远不止十年,直到现在依然由众多女性模仿这个经典发型。

最新
精彩推荐